吉原娱乐平台>在线阅读>故事大全>故事>《短小说:混沌-远去的牧(1)》正文

短小说:混沌-远去的牧(1)

学习啦【故事】 晓晴时间:2017-11-06 09:52:54我要投稿

吉原娱乐平台 www.toura.cn   【作者简介:微凉,一名在读研究生,没事儿写写随笔。文章来源,公众号:漫谈paradise(id:MTan-33),已经作者同意授权转载?!?/p>

  时光飞跃到某个瞬间,人变得恍恍惚惚,大脑不够清醒,身心不够健全,吴曦知道自己是无息了,无所声息,无所生希,悄然逝去的时光,使未来的生命没了希望,她只知道,被截肢的一刻,她的心连同被截掉的双腿碎的一地,不再跳动。

  麻药期已过,醒来,四处张望,听到母亲口中谭牧抢救无效已送入太平间的消息,忍不住抽泣,将头深深埋在病床浅蓝色竖条纹被子中,不想见任何人,不想搭理任何人,存留在自己的世界中,留存着昨天和谭牧在一起的场景,留存着一丝温度,仿佛昨天还在大吵,仿佛那个阳光灿烂的大男孩儿还在关心自己是否吃饭,是否伤心难过。

  “这不是真的,对不对?不是真的,不是真的,一定是我麻药期未过产生的错觉,我要睡觉,睡觉醒来,谭牧就会坐到我的病床边。”吴曦不断地对自己说,不断地自我安慰。

  时间定格在高速路上,两人自驾游,一件极其微小的事情,那个叫沐心的女孩儿给谭牧发的关怀信息。

  “牧哥哥,你在干嘛呢”

  “牧哥哥,你吃饭了吗?我刚在外面买的水果,我在你楼下,来给你送一些”

  “牧哥哥,夜深人静,我想你了”

  “牧哥哥,我知道,你是不会喜欢我的,但是,喜欢你是我一个人的事情,与你无关,求求你,不要删了我好吗?就让我自说自话吧,给我一个灵魂的安慰。”

  ……

短小说:混沌-远去的牧(1)

  谭牧轻描淡写的给吴曦说起沐心,问吴曦想要怎么办,如果要拉黑直接拉黑,以前这种事情谭牧从来不予理睬,直接拉黑,只是沐心是文阿姨的女儿,文阿姨是母亲最好的朋友,沐心从小生活在单亲家庭里,自小在谭牧家中玩耍,问阿姨亦多次嘱咐谭牧照顾好这个妹妹,但谭牧一向界限分明,沐心只是妹妹,别无其他。

  最近这种消息有些频繁,谭牧干脆交由吴曦处理。

  只是看到谭牧手机中的一串消息,吴曦心中不自觉的像无数只蚂蚁爬过,沐心的各种关心,沐心娇滴滴的柔妹子形象是吴曦所不及的,沐心的小女生也是吴曦身上所没有的,吴曦不由自主的难受。

  仿佛自己拥有的一块草莓蛋糕被蜜蜂追赶,自己喜欢的东西被她人窥觊,自己心爱的人被另外一个人想得到,藏不住情绪的吴曦将所有不满与难受表现在脸上与言语中。

  “我不管,你自己处理吧,你被别人惦记着,考虑过我的感受吗?”

  不经大脑思索说出的话激怒了正在开车的谭牧,谭牧心中憋着不快,“乖,这不是给你汇报的嘛”

  “这种事情你自己处理好了,不用问我,沐心挺好,你们俩挺合适的,我退出,你们在一起吧,再说,你家人也很喜欢她,这样,对大家都好。”

  “小曦,我是爱你的,除了你,谁也不要,你不高兴就拉黑沐心,我从来只当她是妹妹,你不喜欢下次他来我家我就不见她,只是不要说离开和退出这样的话好吗?”

  沉默,一阵长时间的沉默,只是,吴曦未曾想到,沉默带来的是永久的沉默,行走在高速路上的车被后面的大货车追尾,车子被撞翻到栅栏外,后来,吴曦得知,大货车司机是疲劳驾驶,连续驾驶了一夜,已然疲劳过度,谭牧在最后一刻紧握方向盘,将车子卡在栅栏外的两棵树中,正是这样减轻了副驾驶上吴曦的损伤程度,原本无存活希望的吴曦活下来了。

  躲在被子中的吴曦慢慢睡着了,睡梦中谭牧微笑着看着自己,“小曦,我爱你,小曦,我离开了,小曦,你要照顾好自己,小曦,忘了我吧,小曦,走了。”谭牧越走越远,越走越远,直到消失。

  眼前一片漆黑,吴曦发觉自己只是默默地躺着,她想追上去,追上谭牧的脚步,却无能为力,“脚下”已无双脚,腿下空荡荡的一片,只能看着越走越远的谭牧,只留下背影,黑影,一点,纯粹的黑。

  吴曦不禁哭起来,泪流满面,意识到谭牧走了,是来和自己告别了,那个为自己着想的牧临走也不忘来和自己告别,不忘让自己忘掉他,他想抹掉自己的痕迹,晚了,早已晚了,牧早已刻在自己心中,生活中的一点一滴都是他的痕迹,何以忘了?

  吴曦只感觉自己朝着谭牧离去的方向大声哭泣,积累的所有情绪在这一刻倾盆而下,一切的一切都没有什么意义了,自己追赶不上牧了,连送他最后一程的机会都没有了,泪水淹没所有的悲伤,只剩下干嚎,干嚎着,已然失去了思考的能力,像一根肋骨的消失,一种深深的失落感笼罩全身,吴曦不禁缩了缩自己的身体,双腿无法蜷曲,只能以双手交叠努力抱住自己,试图弥补内心的缺失,可是一切都是徒劳的,一切都是徒劳,后来,累了,眼泪干涸,连干嚎的力气也耗尽了,不在挣扎,任由残缺的身体随意摆放,注视上方,无所想,亦无所期。

  牧,忘了你吧。

  牧,随着你的离去,随着双腿的离去,我的生活无所希了。

  牧,如果命运一定要这样对我,那就随他吧。

  牧,你离去了,我无法照顾好自己。

  牧,我无法忘掉你。

  牧,你为何要离开我?你说好要照顾我一辈子的。

  牧,你个骗子。

  牧,你骗人。

  牧,牧,牧,牧,不要离开我,好不好?

  牧,我相信你,我只是嫉妒那些我身上生来没有的温柔与撒娇气。

  牧,你别走好不好?

  牧,要不,带我走好不好?

  牧,牧,牧,为何要这样对我?

  牧……

  最后一点念想也飘散了,吴曦不知道自己何时开始失去意识。

  醒来,母亲哭红了双眼,“小曦,你终于醒来了,你高烧了三天,昏迷了10天,医生说,再不醒,再不醒可能就…”

  “说什么呢,这不醒了嘛,醒来就好,小曦,爸爸妈妈很担心你”

  一向逞强的爸爸此刻前所未有的憔悴,一向爱美的妈妈也没了往日的神采,爱发如命的她发际间仿佛一夜生出了许多青丝,牧已离去,自己留存的是残缺的躯体,父母,他们承担的也是一夜之间的变故。

  眼观四方,窗外是葱绿的枝叶,床旁,是新来的孩子,天真的笑容只知疼痛,不知自己正在经受人生的一个转折,新生的希望与疾病疼痛交织,留下生硬的挣扎,生与活,从此更加不易。

  吴曦不想笑,无论正在高中备考的弟弟利用空闲时间怎么逗自己都无效,面无表情的吴曦在想一个借口来缓冲自己内心的混乱,但无论怎样缓冲,都处在混沌中,此刻,急需一个斧头劈开自己内心的混沌,让光亮透进来,让自己想清楚,未来的路,以及那个消失在远方追寻不到的人。

Copyright @ 2006 - 2018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

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-1

学习啦 学习啦 吉原娱乐平台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