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原娱乐平台>在线阅读>故事大全>故事>《短篇魔幻故事:炙锡》正文

短篇魔幻故事:炙锡

学习啦【故事】 晓晴时间:2017-11-08 10:09:00我要投稿

吉原娱乐平台 www.toura.cn   【作者简介:微凉,一名在读研究生,没事儿写写随笔。文章来源,公众号:漫谈paradise(id:MTan-33),已获作者授权转载?!?/p>

  冬天的脚步渐渐放缓,春天的气息逼近,阳光肆意的洒向这片土地,光秃秃的树干下嫩绿的芽,眼前的一切太真实,真实的让林罅隙再次怀疑昨晚经历的一切只是一个梦,梦醒了,自己还在自己的小县城,明媚的阳光,湛蓝的天空,枯树脚下的绿芽,院子里体育设施上面玩耍的小孩儿,嘻嘻哈哈的打闹,阳台上吊兰依旧随风起舞,公交车上嘈杂的声音,谁家在商量该去哪儿添置新衣。然而,中指上的指扣却提醒着自己昨晚发生的一切不只是一个梦。

短篇魔幻故事:炙锡

  船停在树下,船上的人小声说着:“快下来,一个一个慢慢来,别惊动它们。”树上的人们慢慢的沿着树干向下爬,船下的人接应着他们,“罅隙,别愣着,快下啊!”一个大约三十八九岁的男子小声示意道,“好”,依旧处于状态之外的罅隙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,为何会在汪洋之中的一颗大树上,身边是何人,理智告诉罅隙此刻不容自己多想,水下的它们也许是自己不可触及或者不可想象的东西,减少声响,迅速爬下树到船上。

  船内的一条走廊上挂着各种玉器,每个房间上面也挂着陆地上生存的动物,有关水的一类动物全部凿去,船是桃木的,树顶上的人都下到船上,大约二三十人的船只显得有点拥挤,船上那人指挥着船向西前行,那人说:“大多数地方都被水覆盖,水底下的‘它们’越来越多了,你们一定要小心,我们现在是往西部的沙漠地带去,也许那儿有些地方还是陆地。”

  从树上下来的人们仿佛找到一条新的活路,吓破胆的人在短暂的放松之下脑袋是空白的,不知所措的他们应和着那人的意见,命运不再掌握在自己手中,留下一群彷徨的人群,担惊害怕,不知方向。

  那人叫陈发,水下的东西叫炙锡,外形有点像罅隙之前见过的水蛭,体型却和水蛭有着千差万别,炙锡体型是鲸鱼三倍,无首无尾,看不到它的眼睛,身体分泌的粘液使得它避免了利器的伤害,一切利器于它只是小菜一碟,粘液的润滑作用使得炙锡能够附着在一切实物上,它们通过钻入人的体内吸食人血长大、繁殖,一旦附着人体,一个鲜活的人会在短时间内成为一具尸体,无血无色的尸体。但炙锡只能在淡盐水里繁殖,淡水里面的炙锡是无法繁殖的,它们只能生活在水里,它们无法到达陆地,无法在陆地生存。

  “炙锡原来只在一些大洋淡水与海水交汇处,体型也没有这么大,全球变暖以来,冰川一点点融化,大量淡水融入海水中导致它们大量繁殖,最开始吸食海底生物血液,那东西身上黏糊糊的东西比较厉害,一旦沾上,身体会慢慢滋生细菌,行动缓慢,直至它再次找到你,海底生物的血液吸干了,就开始祸害人了,冰川融化的速度越来越快,水冲向人群居住的地方,人成为它们的目标。”

  陈发说完,递给每个人一件玉器,“你们拿好自己的玉器,必要的时候可以用上。”罅隙见到自己的指扣,一个镶着龙的指扣,墨绿色的指扣衬托着罅隙白皙的手指,陈发操作着船只前行。

  看着眼前这个操作着船只前行的人,罅隙慢慢缓过神来,自己现在所在的也许是自己原先生活的年代未来的几个世纪,捡下的这条生命不知归向何处,船下的生物也许是变异后的物种,早已不是最初的炙锡了,它们正在试图成为世界的主宰,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生物,吸干一切可以吸取的血液,繁荣自己的群体。

  回过神的罅隙看到船上的人也开始认真思考起这些问题,紧张过后的冷静是慎重的思考,犹豫着该如何保命,行走的船只是他们唯一的希望,大家都能感受到船只行进的越来越慢,陈发的身体也有些支撑不住。“想必是船下吸附着的炙锡越来越多了。”“糟糕!这玩意。”

  船上的人开始嘀咕,之前示意罅隙爬下树干到船上的男子说道:“我们不能依靠陈发一人,这么多人总该想个办法对抗一下水下这玩意儿,船也能走得快点。”嘀嘀咕咕的声音安静片刻,“你说怎么办吧,我们现在都不知道怎么办,怎么对抗水下这东西?”

  “撒盐”,陈发说道,“直接撒盐能够破坏炙锡体外的粘液,它们会化为一滩水”。“船走廊右边最里面一个房间里面是堆放盐的仓库,你们去那儿拿盐,记着不要开窗。”

  为着自己生命奔走的人们在男子的组织下异常的团结,迅速的出入仓库,扛着盐包,倒在船板,船底,洒向四周,透过船底缝隙,部分炙锡支撑不住盐对粘液的破坏,但依旧有下一批炙锡拥挤上来,透过船底甲板的缝隙撒盐能力有限,炙锡太多,盐包已经用完的现状使众人不得不思考新的办法,盐包逼退的一部分炙锡由新的一批炙锡替代,更多数量的炙锡吸附在浸入水底的一部分桃木,船的重量随着炙锡数量的增加而增加,越来越往下沉。“反正也是死,倒不如先了结了吧,总比被那黏糊糊的东西吸干血液来的痛快。”有人开始带着哭腔沮丧着、放弃着。

  “只能先到山顶了,大家坚持抵抗一下,找到附近最高的山,也许还有片落脚之地,暂时也只能这样了”,陈发对众人说道。二三十多人的船只在在死亡面前躁动不安,罅隙见过太多人性,一如此刻眼前这些人,在面临死亡这个考验面前,善良、正义与邪恶、自私显得异常清晰,沮丧的人不再奔走,另一部分人继续商量着法子,焦急、无奈甚至争吵,罅隙不知道陈发为什么要救大家,这样的人群是否值得解救,亦或是解救的几率有多大,罅隙不知道,也许陈发也不知道。

  罅隙默默的走向陈发,帮助他寻找到达前方山顶的方向,手中的指扣仿佛有千般力量运筹,身后是船上的众人,船底的炙锡在努力吸附,一眼能看的到的山顶是他们要去的地方,船只缓慢的行走,身边的陈发不知何时不知踪影。

Copyright @ 2006 - 2018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

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-1

学习啦 学习啦 吉原娱乐平台

回到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