吉原娱乐平台>在线阅读>散文欣赏>散文>《大作家耐人寻味的散文:想起了《薛丁山征西》里的窦一虎》正文

大作家耐人寻味的散文:想起了《薛丁山征西》里的窦一虎

学习啦【散文】 晓晴时间:2017-11-24 08:51:13我要投稿

吉原娱乐平台 www.toura.cn   我不是高僧,没有涅槃的自由,却还有生之留恋,我于是就逃走。

  ——鲁迅

  A

  小时候听鼓书艺人演绎《薛丁山征西》,对窦一虎印象很深。

  窦一虎何许人也?据说是隋末义军首领窦建德的孙子。这窦一虎和他的妹妹窦仙童一度落草在玉门关外的棋盘山上,兄妹二人占山为王打家劫舍好不威风,甚至还打劫了薛仁贵挂帅的唐王朝的征西大军。大唐天子高宗李治慌了,赶紧招薛仁贵之子薛丁山进京挂帅,再率二路征西大军来战。窦仙童被文武双全的薛丁山迷住了,这才降了唐军,跟随唐军征服西番去了。窦一虎自然当上了薛丁山的大舅哥,当然也成了薛丁山的一员战将。后来这位大舅哥又娶了薛丁山的妹妹薛金莲为妻,薛丁山反过来也是窦一虎的大舅哥。

  这窦一虎其貌不扬,还是个矮矬子。但是他也非等闲之辈,曾是双龙山莲花洞王禅老祖的徒弟。王禅老祖看他那身板,五短身材,提枪上马肯定只会吃亏,排兵布阵更不拿手,就教给了他地行术??苛苏飧龅匦惺?,他才在妹夫兼大舅哥薛丁山那里得到了重用:两军开战,薛少帅经常派他打头阵;两军胶着,寻不出破敌良策,薛少帅更要派他去敌营探听情报。

  唐朝那个时候,两军对垒,讲究叫阵对阵,两军主帅不肯在一开始就暴露实力,打头阵的往往不会是厉害角色。别看窦一虎不骑马,只是一员步将,他总是一溜小跑来到阵前挑战或者应战,他这形象的确够迷惑人的,对手往外轻视了他;但是真正交手起来,窦一虎那几下子并不是吃素的,薛丁山让他当先锋官还真是胜多负少。也有窦一虎打不过的时候,实在招架不住,窦一虎记得师父的话,也不恋战,使出地行术的看家本领,“屁股一扭,走了”(这是鼓书先生的原话)。也正因为他善使地行术,薛丁山派遣他潜入敌营探听军情,总是一偷一个准;加上他个头小不招人注意,来去自由,行动迅速,窦一虎就成了薛丁山不可多得的爱将。

  这窦一虎的地行术,在我看来,是《薛丁山征西》里听到的最精彩的法术之一。小时候我也常想:假若我辈也有他这样的地行术的本事,那不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吗?!不敢说凭这样本事捞多大好处,最起码可以在非常尴尬的时候,能找个地缝钻进去啊!

大作家耐人寻味的散文:想起了《薛丁山征西》里的窦一虎

  B

  “四人帮”垮台的时候,学校接到生产大队布置的任务,也要搞一场声讨"四人帮”的大会。原来在学校里上课的武汉知青都变着法子调回去了,新补充进来几个高中毕业生,顶他们的班。

  声讨大会总算组织起来了。我的班主任就是补充进来的高中毕业生,她指定我上台发言,发言稿她已经准备好了。老师很细心,怕我认不准字,一笔不苟地把每个字都写得很大,还在一个很难写的“覆”字旁边注了音(fu),我只要照稿子念就行。

  我上台发言,拿着老师写的稿子念,一切顺利。却被最后一句卡住了:我们一定要同“四人帮”颠覆国家颠覆党的阴谋斗争到底!班主任老师急得在台下压低嗓子不断提醒:“覆,覆,覆,念(fu)”!覆(fu)有注音在旁,我已经认识,其实我不认识的还有一个,就是“覆”前边的那个“颠”字!老师在台下急得要死,我也不能在台上卡壳站着不下台了,索性拆开了念吧:我们一定要同“四人帮”真页覆国家颠覆党的阴谋斗争到底!——我把“颠覆”两个字念做三个字了“真页覆”,我相信,除了五年级的哥哥姐姐们,其他年级的学生是听不出来的??墒抢鲜γ嵌继隼戳?mdash;—其实,如果我不在台上有那一个卡顿,估计他们也听不出来的。

  声讨“四人帮”的大会结束了,校长“声讨”我和班主任的小会却开始了。我走进老师办公室的时候,就听到旁边有老师在窃窃私语:“真页覆来了。”“哈哈,真页覆!”我的班主任红着脸听校长批评:你是高中毕业生,但是你也应该晓得,小学生有几个认识“颠覆”这个词呢?你看,你们班的发言,出现这样的情况,要是传到大队部里去了,他们会怎么看待学校的?

  我那年轻的班主任啊,此时肯定恨不得有个地缝可以钻进去!别说她,就是一旁的我,也已经无地自容了,毕竟这么大个漏子是我捅的。真想自己能化身为窦一虎,“屁股一扭,走了!”

  C

  我在师专读书的时候,和很多中文系学生一样,选修了美术系L老师的国画课。我是难得的几个坚持到底的学员之一,每次作业我们都能当堂完成,从不拖过夜。所以对于我们几个从未缺勤的学员的学习进度,L老师是了如指掌。

  期末到了,各学科要考试或者考查。L老师的国画选修课不在考试之列,于是他出了一道国画题目,考查大家学业水平:长亭折柳送别。这其实是我们平时在课堂上练习过的一次国画训练,典出柳永的《雨霖铃》“今宵酒醒何处,杨柳岸,晓风残月”之句。我们几个坚持到课的学员自然手到擒来,一蹴而就??擅盗四切┖苌俪銮诨蛘叱て诳蹩蔚母缑?,冥思苦想也画不出个子丑寅卯来!

  于是有人就合计着请人代劳。先请了美术系的同学,画是画得好,可他们不敢当考查作业交给L老师,毕竟美术系的学生的功力在那儿,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不是中文系选修课学员能画得出来的!美术系学生水平太高,不成!改弦更张,我们几个坚持到底的学员就成了他们嘴里的“大哥”“大叔”“大爷”,哄着我们替他们完成作业。大家好歹是同窗,这个忙还是可以帮的。我记得我就替三个同学各画了一张《长亭折柳送别图》。

  但是我也知道,当他们拿着我画的图去向L老师讨学分的时候,爱挑剔的L老师一定会在鸡蛋里挑出骨头来的。他甚至会说:你这画是刘同学画的吧,瞧这亭子边的柳树,只画了三片叶子,这是我上次当面帮他修正画面的时候,点拨他的!L老师也许会找出我交的作业进行比对。

  我可以想象,我那几个亲爱的同学在L老师的火眼金睛面前,正盼着地面裂变,赶紧掉下地缝里去!

  后来,我查了,L老师的国画选修课,真的有人没有学分。

  D

  几年前有一回,参加一个小范围的同学会。

  那次小聚会,J同学从北京回来,他自然就成了焦点人物。

  先说全聚德的烤鸭。我们在北京以外,虽然都吃得到全聚德分店的烤鸭,但是毕竟不是北京的鸭子啊,所以想从他嘴里听到纯正的北京烤鸭的品味??墒遣恢勒Φ?,明明是从鸭子话题开的头,J却扯出了“天下第一鸡”的坊间趣谈。

  这还不算,从鸭到鸡,又牵出了“三只鹰”的课题,听J同学侃侃而谈,我们几个京外同学感到自己十二万分的孤陋寡闻:皇城老百姓早已听腻的“鸡”传闻啊“鹰”传说啊,在我们听来竟然如此新奇,犹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!难怪J同学对我们兴致勃勃的“全聚德鸭子”毫无感觉!

  有同学小心翼翼地给J同学斟上一杯老家的“白云边”酒,J同学看也不看,却扯起了“酒”话题:我有个军界朋友,湖南人,他呀,家里常备“酒鬼”和茅台两种酒,级别比他低的,他就用家乡的酒鬼酒待客,级别比他高的,他就用国酒茅台待客......一桌同学面面相觑:难道J同学是在暗示我们怠慢了他?

  哪知J同学话锋一转:军界朋友有通天的本事,他的领导我不便说,但这个领导捧红的人你们都知道,你们数一数,军界有哪些文职官员、文艺兵是少将以上的军衔?这可都是那位领导上去之后的事情。我的军界朋友说了,有需要他出面的地方,只需要一个电话!

  一桌同学肃然起敬!

  ......

  这不,五年时期间一晃而过,大家希望去北京再来一个小聚。于是电话联系J同学,电话却一直打不通。J同学失联?有人忽然想起:J同学曾说起过一个军界朋友,好像那军界朋友的领导几年前刚倒下去。

  大家终于明白J为什么不接电话了。

  E

  朋友圈里,不断有人发链接。

  号称“东湖一支笔”的郭进民也甩了一个链接进来。大家点开一看,是一篇网络小说《对你爱,爱,爱,不完......》,故事优美,爱情凄美,文字华美。朋友圈内,一片较好,点赞、鲜花、鼓掌,各种溢美的文辞和网图瞬时就把这个链接撑上999楼去了。

  郭进民时不时地出面,作揖、点头、致谢;又不失时机地再发一遍链接?!抖阅惆?,爱,爱,不完......》就成了该朋友圈最热的话题。

  赞美之后,研讨开始。

  枞菇:@郭进民,郭老师,你写的是亲身经历吧,不然怎么能如此感人?

  郭进民:@枞菇,小说者也,虚构为主,不可全部套用生活的。

  博士:@郭进民,郭老师,你的《爱不完》写的真好,应该还有下文吧?

  郭进民:@博士,这个已经在规划了。

  岁月静好:@郭进民,老师以前的作品,也应该很出色吧,可以推荐一些给大家学习学习吗?

  郭进民:@岁月静好,我也是接触微信朋友圈不久,以后慢慢发吧。

  说的就是你:@郭进民,郭老师的小说,好像在哪里见过?

  郭进民:@说的就是你,你这话就像贾宝玉见到了林黛玉,这个妹妹我好像以前见过!这就说明,美好的情愫,从来都是相似想通的。

  说的就是你:@郭进民,我说的是真的......你们看——

  说的就是你发来一条链接,是一篇网络小说,题目叫做《天天月月年年到永远》,内容与《对你爱,爱,爱,不完......》相似度几乎一字不差。但是《天天月月年年到永远》是一年之前推送的网络小说,阅读量早已超过100000+了,而《对你爱,爱,爱,不完......》是推送才两天的文字,点击量不到5000。

  朋友圈内对比着看完两篇小说的人们,回头再@郭进民时,他已不在圈内了。

  【本文作者:刘鸣飞】

本文为原创文章,版权归作者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! 

Copyright @ 2006 - 2018 学习啦 All Rights Reserved

学习啦 版权所有 粤ICP备15032933号-1

学习啦 学习啦 吉原娱乐平台

回到顶部